澳洲遲到十分鐘不能算男(上)

我發現我咖啡的文章花三四個小時認真寫,點閱率遠遠不及(講同事壞話)分享不同腦袋的思維…來得好。

警告標語:

以下內容都是我做夢夢到的,請勿自行對號入座,請勿涉及人身攻擊,將保留法律追訴權。


前一個週五,因為班表的事情喬不攏(簡單來說就是太多人臨時找到工作,找不到人代班),然後我那個情緒化的(shanghai)老闆講話口氣又很重。澳洲遲到十分鐘不能算男,覺得被嗆,覺得不被尊重,覺得老闆不講道理,鬧別扭提辭職,結果老闆准了!!

*明明另一個同事先在群組鬧脾氣說要辭職,沒被怎樣。過沒幾小時,澳洲遲到十分鐘不能算男一鬧,就被踢出群組了!*😨😨😨

這裡來談談,澳洲遲到十分鐘不能算男上班的時候,試圖跟我聊天的一些話題。(因為我超難聊的!😬)

以下把澳洲遲到十分鐘不能算男簡稱R。


  • Bartender ( 一 )

R告訴我,他以前在台灣打工做過Bartender。

「那你怎麼不去做Bartender 的工作?薪水應該比這裡(黑工)好很多!」就我在澳洲看職缺,咖啡師跟調酒師一樣搶手。

「我之前去interview ,老闆現場叫我調一杯酒給他。他喝了覺得不錯,要用我,時薪開二十幾塊給我耶!」R說。

「那你怎麼沒去?」

「他只要週五週六晚上的班,我有事。」R說。

我:「……」他如果找兼職,或者只找週五週六的班,他在招攬人員的條件上應該一開始就會寫上了。

  • Bartender ( 二 )

R:「記啊!你住台北好幾年嘛!」

「對啊!怎麼了?」

「那你知道***嗎?」

「什麼?」

「***啊!」R補充說明:「我以前當Bartender 打工的店。」

「我不知道耶!可能我不喝酒吧!」

「那家店開在東區耶!生意超好的!」然後說:「可惜他第二年就收了!不知道為什麼…」

幹!誰會知道第二年就倒的店啊!!!

而且那種第二年就收的店,你還說他生意很好?我看是你根本就不懂得看生意量吧?

「我一直很想知道那家店的評價怎樣…」R可惜道。

= .. =  Who knows?

  • 耳朵不好

R工作的時候很常不在狀況內,跟他講什麼都聽不到。我們幾個同事氣不過,開玩笑地問他是不是耳朵不好。

他說對啊!「以前在Bartender打工的時候音樂太大聲,所以聽力受損。」

「喔~」這麼久還沒回復喔!你不是來澳洲念完大學又念研究所嗎?簡短估計應該來澳洲至少4-5年了吧!

「以前Bartender打工的時候,老闆還有發耳塞給我們!」R對過去的老闆相當稱許。

「那客人跟你點酒你聽得到嗎?」我忍不住問。

R笑容之燦爛:「我都亂做啊!我們沒聽到的都一樣放RedBull跟酒一起做!」

= .. =

  • 黑卡

那天不知道聊起什麼,我說我結帳的時候拿過各種類型的信用卡,覺得透明卡很可愛,然後黑卡重重的。

然後他就說他上海那邊也有老家!「好歹我也是有黑卡的人!我家也給我一萬塊的額度呢!」

???

黑卡不是沒有額度限制嗎?

一萬塊什麼?台幣還是澳幣?

哥你這麼好過,一天到晚在跟我抱怨說你不管早到還是加班,那個五分鐘十分鐘,老闆都沒多算你錢。🙄

  • 水管工

某次店面水管堵了,老闆叫了兩次華人的工人來,第三次叫一個澳洲白人來修。

那個年輕帥哥(←這句話完全沒有偏見,非常客觀),花了將近兩個小時,把水管通好之後,跟我們店面直接拿了現鈔450澳幣就收拾好東西走了。

R非常羨慕的說:「才這樣一點時間就450澳!那我念書幹嘛?我該去當水電工的!」

你去啊!拜託你去!書也別念了! = .. =

  • 名牌

又有一次,R在櫃台點單,遇到他的兩個女同學跟他打招呼。我那時候不忙,開玩笑的跟他說:「同學啊?不請他們喝飲料?」

R笑得很僵,然後在他同學走了之後,很嚴肅地跟我說:「姊!那兩個中國留學生家裡超有錢的!他們全身上下都是xx牌!名牌耶!他們拍照都是一直在換名牌包!他們比我有錢好不好!怎麼還叫我請他?」

你不是說你家很有錢?你不是說你是小開?你不是說你家開公司還什麼的?

你沒事關注人家的照片幹嘛?你沒事研究人家女孩子身上的名牌幹嘛?

重點是你一天到晚要在你的同學面前維持良好的台男形象,一天到晚賣萌,以為我瞎?

不是出來做口碑的嗎?

做球給你不會接,還怪對方很有錢(誤)。

我個人不是很能理解那種……從頭到腳打量人,之後只換算出一個數字的行為。

  • 同居

R之前很"委屈"地跟一個中國女留學生同居過一個學期左右,然後一直跟我們強調他們沒有怎樣。(我真的不在乎你有沒有睡她)

給我們看照片的時候,還要我們猜那個女生的罩杯。🙄🙄🙄

偶發性還要抱怨說那個女生不會做菜,家事都他在做。(我真的不想知道)

然後還要那個女生陪他吃晚餐(因為那個女生會付錢)。🙄

*不要問我為什麼知道這麼多,這都他自己講的。*

  • 強迫症

店裡另一個Bei妹那天在清東西的時候,R突然冒一句說:「你應該要付我錢!然後去我家幫我打掃!」

Bei妹不爽:「為什麼?」

R:「看你做事就知道你有強迫症啊!我在幫你耶!幫你治療!」

Bei妹一句回堵:「我是看你都不做事我才做的,什麼叫做我有強迫症?還要付你錢!」

*然後這個話題他又纏著Bei妹講了幾次,直到Bei妹徹底翻臉。*


↑我做夢夢到的,神邏輯的孩子。

我分不出到底是價值觀正面,還是偏差。

應該說是還沒正式出社會之前,都不需要隱藏慾望嗎?

腦子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出來。

長得不高,一直試圖賣萌,徹底惹毛我是真。

到底是哪隻眼睛看到我散發母愛???


**註:喜歡"澳洲遲到十分鐘不能算男"嗎?

可以去看:黑洞食物中毒連新人都 **

2 Com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