燉飯的口味

那天,特殊菜單內有一個品項叫做鵝肝佐燉飯。

因為他們燉飯已經備好在一旁,看起來很有顏色(黃咖啡色),所以我用破爛日文問日籍廚師(M):[ あの…これRiceの…味わなに? ]

日籍廚師(M)搞懂我的問題後,正色回答我:"サフラン."

[ さくら?桜?]我聽起來像櫻花,但是又覺得櫻花燉飯超出我的理解範圍。[ はな?花?]

這次他覺得我懂了。"そうそう…"

[ Pink? ] 櫻花拿去燉飯,怎麼會是黃色的?

日籍廚師(M)刻才知道我聽不懂,啪啦啪啦跟我講台灣也有的食材,我應該會知道。(然後邊講邊按手機,打出 サフラン 幾個字)

看到我沒反應,他直接按搜尋。Google跑出一大堆日文的結果。SAFURAN3.png

[ picture! ] 我要求。

個性急的他,快速的滑過這大片紫色花朵的頁面。(滑很快)SAFURAN.png

[ 知らない ] 我老實回答不懂。日籍料理長(Y)也靠過來看我們兩個在幹嘛。

手機繼續滑…我突然看到圖片開始變成乾燥的、紅色的、食材的型態。SAFURAN2.png

[ あああああ!]原來是番紅花啊!所以是番紅花燉飯啦~

我強烈的反應,讓料理長(Y)跟日籍廚師(M)都充分明白我搞懂了。他們啪啦啪啦的聊起來,我就跑去回報外場餐點內容物了。


以上。

溝通不良真的是所有團隊的共通弊病。語言不通會使得這個狀況加劇。

我看日籍廚師的態度,比較像在親近外勞。身為一個去澳洲當過外勞的人,我有比一年前還要稍微了解身為外勞的處境。

現在在這個工作團隊,身為同時聽得懂中文台語,也稍微聽得懂日文的人。可以深刻感受到台灣人排外,以及對外勞不友善的態度。

雖然日籍廚師團隊空降,成為廚房的頭,讓台灣廚師很感冒。但是另一方面來說,這卻是日籍廚師的保護傘。沒有這張名為權力的金牌,我其實不難想像這些日籍廚師會被欺負的多慘。

除了原本就會日文的,或者對日文有興趣的人(像我),其他人根本沒有在尋找任何方式與他們溝通。(翻白眼)

台灣廚師日文不通、英文不好,除了幾個單字之外,根本不跟日籍廚師們溝通。(然後還會一直亂學日本人的口音或者抓幾個字來當口頭禪當面嘲笑他們)

相反的,至少常被欺負的女日籍廚師(T)很認真地在讀漢字,每次跟我們講話都是日文參雜英文,時不時會夾雜幾個中文單字,力求雙方能達成共同認知。

*我真心討厭廚房這個工作環境。熱、燙、重…滿身是傷,然後還要跟一群長不大、沒擔當,只會推責任還會吼來吼去。重點是,他們就是會性別歧視,就是會潛意識欺負女生。*

**我脾氣很差個性很悍,但如果我真的進廚房工作,我覺得我很快就會被送進警察局。XXD (喂~肯定不是傷害罪啊!我這麼弱女子~一定是蒐集證據提告。)**


註:封面特色圖片,那個是紫蘇花。就是紫蘇葉長大以前的小花,可食用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