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換圍裙他就死定了

我現在工作的地方,外場工作人員的衣服雖然都是襯衫跟西裝褲,但是侍酒師外面搭的是西裝外套,我們外場服務人員穿的是店內的制服圍裙。

現任台籍侍酒師招募了一個酒類知識也很豐富的助理侍酒師E。

助理侍酒師E在到職後幾個小時內,我們幾個外場人員就發現了一些癥結點——他是一個完全不會做外場工作的人。◔_◔

別說西餐服務的基本準則了,他連一般餐廳的服務概念都沒有。(꒪ȏ꒪;)

事情不會做我們都可以教,但是他有問題就要問。跟他講八百次有問題就要問!『再小都要問!』我非常嚴肅地告訴他:『有些問題你問了我可能會生氣,但是你做錯沒問我會更生氣!』

以下都是他近期 ( 已經進這家店超過一個月,邁入第二個月 )做出的天兵事項。我不知道沒做過餐飲的人懂不懂這些梗,但是同行基本上都是笑到流淚看著我頭頂冒煙的。


  • 收桌面
  • Nectar
  • 備餐餐具在客人面前
  • 餐具上錯桌
  • 抓錯餐具
  • 空耳
  • 練習用對講機

  • 收桌面

『E!你可以去幫我收那桌的桌面嗎?』眼看客人已經吃得差不多,桌上剩下零零散散的甜點餐具跟一些喝空的熱茶杯和酒杯,我請E過去收拾桌面。

E點頭應好,又告訴我:「可是有的還有剩…」

都已經超過營業時間了…◔_◔ 要是客人真的是要吃就算了,那些已經放在桌上超過15分鐘了,他們是真的吃不下了。『他們真的沒有要吃了,空杯子那些都可以收!』我相當篤定地把他推過去。

五秒後,我看著客人桌上的甜點餐具跟空酒杯還在,水杯被收回來了。

Σ(T□T)


  • Nectar

點餐的時候順口跟客人推薦了我覺得店裡面很特別的果汁,法國進口的桃子果汁。做成Nectar,此款含有果肉果泥,喝起來很濃郁口感也很舒服。

接著我就看E帶著白酒杯去給客席,就著冰箱拿出來的樣子,直接打開倒給客人。

因為這款果汁的特色就是果肉果泥,所以他就在果汁自己分層的狀態下,服務了客人這瓶果汁。

Σ(゚Д゚)

第一個客人得到清果汁 ( 你知道的,美粒果的清果汁型態。) ;第二個客人得到半果汁半果泥。

一口很大坨的髒話梗在喉頭,我不帶情緒帶著疑惑的心過去跟他請教:『E,你為什麼那個果汁沒有搖一搖就直接倒給客人了?』

E很認真地回答我:「因為紅酒也都不能搖,沉澱物要讓他沉在瓶底。」

這.不.是.紅.酒!』我眼神死。

腦子轉了一下,還是努力地想把他教會,導正一下他的觀念:『果汁就是要喝果肉,你讓果肉沉底幹嘛?』

「呃…」E很認真地在思索我的話。

『你喝美粒果的時候會不會搖?』我必須深呼吸才有辦法好好講話。

「會!」E的臉像是理解了一些什麼,欲言又止。

『那你喝味噌湯的時候,如果他是分層的,你會用筷子攪一攪嗎?』是的,就我剛剛眼睛受到的衝擊畫面來講,應該適用味噌湯比較適合比喻。

「喔~~~」E這次完全理解,給我一個“原來如此”的表情。

人生好難。


  • 備餐餐具在客人面前

現在做的是假掰的Fine Dining ( 號稱啦~),基本上不太需要翻桌。但是還是要抓空檔準備好下一個餐期要使用的餐具,在清理完客席的時候可以把餐具都setting上去。

某晚 E 被分派到照顧包廂。用餐到了尾聲,客人只是在喝酒聊天,不太需要我們的服務。

E在我面前飄來飄去的非常礙眼。( 我就這麼直接說出來了嗎?哈哈哈!) 另一方面來說,也是因為E不是一個會偷懶的同事,他只是常常找不到事情做,不是不肯做事。

所以我趕快為了手足無措的他找事情做!( 是的我好偉大!)(¬‿¬)

『E~先把包廂下一個餐期的餐具準備起來,等一下客人離席之後我們就可以setting上去。』我抬手指了一個遠處的角落,告訴他餐具可以先抓好放在那邊。

E就這樣瞎忙了一陣子之後,繼續進包廂看顧客人。

十來分鐘後,E從包廂內收了幾個餐具出來送入洗滌區。我定睛一看,發現他把備好的餐具放在包廂內的工作檯檯面上。(就在客人旁邊的桌子上,客人坐著聊天就能看到備好的餐具在等他們離開。)

ತಎತ

你這種行為,跟百貨公司地下美食街的那個打掃阿姨盯著我吃飯有什麼兩樣?不能這樣做啦~~~( 搖肩膀 )


  • 餐具上錯桌

我現在工作的地方就是每出一道菜之前,我們要上一套餐具給客人使用。用完之後就會幫客人把餐具都收起來。

那天,我負責的區域裏面有一個四人桌跟一個六人桌。

當我點完六人桌的餐之後,準備好六人桌的餐具 (就刀叉那些的…),請E幫我上餐具。由於我餐具上面的小紙條寫成四人桌的桌號 ( 這真的是我的錯,我寫錯桌號。),E 就乖乖的去上餐具了。

在那個moment,整區只有我的六人桌是點好餐準備要上菜的。

E頭也不回的開始幫另一個四人桌上餐具。

那個四人桌的客人才剛坐下來不到十分鐘,他們正在研究菜單,連餐都還沒開始點……。

E專注地在上餐具,四個客人上到第三個客人的時候,他才察覺客人不可置信地盯著他看,他這才停手。客人憋笑告訴他他們還沒有開始點餐。

我真的沒有要整他的意思!

口誤或者寫錯桌號都是我很常會犯的錯誤我認真道歉!但是一桌還沒點一桌要上菜了是有很難分辨逆?

(*ノ_<*)


  • 抓錯餐具

同上,又是餐具的問題。這是一個前幾天才發生的小趣事。

E正在準備餐具 ( 這道菜需要刀叉一組 ),我站著看他拉開裝著主餐餐具的抽屜 ( 對!就是裝著牛排刀跟大叉子的 ),邊抓叉子邊算人數。( 是的!我一點也不想打擾他!)

然後他發現我盯著他看,他才發現自己手上的餐刀是給主餐用的,不是一般前菜用的小餐刀。動作慌張地把主餐刀放回抽屜裏面,趕快拉開另一個餐具的抽屜,拿出一般前菜用的小餐刀,算好人數就要離去。

『等一下!』易怒體質如我,也總算忍不住笑出來:『你的叉子也是錯的啊~~~』

༼ ༎ຶ ෴ ༎ຶ༽


  • 空耳

E身為一個侍酒師助理,除了酒類知識很強之外,其實語言能力也很強。

某天女同事 J看到酒標上面有一個縮寫 BDM。她就直接問站在旁邊的侍酒師助理E,BDM是什麼?

E喔了一下,然後念出此縮寫的全名—Brunello di Montalcino。

女同事 J 更加認真地瞪了他一眼:[ 可以講中文嗎?]

E 非常認真的回答:「布魯那洛低摩塔奇諾~」

竟然直接給我來個空耳版!一秒點中旁邊眾人的笑穴。

(*≧▽≦)(*≧▽≦)(*≧▽≦)

*後記,BDM是一個產區的名字。可參考此網站


  • 練習用對講機

接下來有幾場很忙的客座,所以店裡找出對講機來,讓大家提前戴一週適應一下彼此的口條跟使用方法。

前面有說過 E是完全沒有做過外場經驗的,因此我們幾個用過對講機的會在不忙的時候,特意使用幾次對講機測試看看 E 能不能聽懂我們在講什麼,還有我們能不能聽懂他的回覆。

照例詢問客人餐後飲料後,E手上拿著紙條往我們的方向走來。女同事Hsun伸手要跟他接的時候,E 突然低頭認真地對著對講機說:「三杯熱美式。」

(┛ಠДಠ)┛彡┻━┻

你蜆阿咧~~~


上述各種欠揍與白目的小故事,在我細細地跟他的老闆—台籍侍酒師分享之後,他老闆哭笑不得,很認真的告訴我說:"幸好他現在是穿西裝,如果他換圍裙他就死定了!"

真的。


圖片來源:

https://global.rakuten.com/zh-tw/store/bios/item/181-0253-81/

以上趣事分享,若有雷同純屬巧合。若發現侵權煩請告知,必將資訊及圖片移除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