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在台北做法餐十月某個中午的崩潰實錄

在餐廳外場工作就像駕駛,每天上工最大的願望就是順利。

面對客人,就像面對路況。

在台灣的餐廳外場工作,就像是在坑坑巴巴的路上行駛一下。除了倚賴純熟的技術,最重要的是應變能力。(因為台灣的客人除了不懂規矩之外還很脫序,不管到什麼場合都在做自己。)

工作環境跟設備,就像車況。

自法克甕能大刀闊斧的把40席的餐廳外場工作檯從三個砍成一個工作站之後。我們就各種委屈求全並且克難的拼湊自己殘餘的工作流程,用意志力挑戰順利出餐。

所以現在像是在破一個輪胎的自行車上面行駛,但是還要維持過去四輪驅動的品質。

因為以前做得到現在沒道理做不到!

人力就跟油箱一樣。

什麼,你說我已經騎自行車了,不需要油箱?

他可以讓我四肢不全啊!你在想什麼?這裡可是台灣。

主管就跟導航一樣。

有的導航系統過舊(老式做法),有的還要跟你分派系。

然後遇到我那個任性妄為的外行人老闆

我現在就是少一隻腳,騎一台破輪的自行車,面對坑坑巴巴的路面,還要跑得跟四輪驅動一樣又快又穩。然後還有人來遮住我的眼睛。(老闆各種亂接電話答應客人,超接爆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