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鞠躬就能看出人生歷練豐富與否

2020年是很特別的一年,台灣人過著與世界不同的日常。( 因為我們還在過日常 )

因為疫情,原本排定要去德國做治療的舅舅,受到各國防疫措施的政策影響,延宕了做治療的時程,後來病情惡化,七月下旬的下午離開了。

對於舅舅的離開,其實我心裡並沒有接受,

就像外公在我高一那年過世,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外公還在。只是在一個我很難去拜訪他的地方,我只是隔了好一陣子沒有空去看他!每當路過外公舊居,我還是會在心裡對著熟悉的門口大喊:「阿公~~~!幫我開門!」


週日去送舅舅最後一程,還是沒有真實感。

對於要雙手合十這件事,心裡覺得很奇怪。以前打通電話就能找到舅舅,現在要去他面前,雙手合十才能好好跟他講話。

前幾天心裡還很尊敬的人,現在要做手勢才能表達尊敬,讓我覺得彆扭。


一方面是因為屬虎,一方面是台灣人禁忌,還有人生歷練不多。回想起來我第一次有印象的參加告別式就是外公的,舅舅的是我的第二次。

外公年紀很大,到了後期不太認得我,只記得我兩個姊姊。╮(╯_╰)╭(誰叫我是後來才生的老么!)所以後來公祭的時候,算是我第一次從別人的口中聽到外公的過往事蹟 ,而不是從外公的生活中觀察到他的習慣,和從母親口中聽見外公的喜好。

舅舅事業做很大、交友廣闊的情況我從小就略知一二。

跟貧窮會限制人的想像一樣,生活圈不大的我一直以來都不是很能理解人脈這件事。雖然能力非常低,但我只能說我出社會之後盡可能不使用人脈資源,卑微的在職場上打混,挑戰自己到底要怎麼樣在這個殘酷的社會存活下來。

場子上司儀講話雖然會帶著哭腔,意圖把我們弄哭。但是因為……

  1. 他全程講台語,我腦子裡轉化器還要再轉一下才能理解(台語文言)。( 我台語聽說能力不差,只是文雅的那掛我只聽得懂我外公跟我舅舅常講的那些用字,別人的我就聽不太懂。那天司儀用字遣詞跟我平常接觸到的不同掛,讓我很常處於台語聽力卡住的狀況。)
  2. 還有當你情緒醞釀起來的時候,就會有穿高跟鞋+迷你裙的長腿妹妹過來大聲的一排一排問你:「請問需要水還是飲料嗎?」、「要衛生紙嗎?」( 聽說是最近流行的空姐式服務?我是覺得那些工作人員身材很好也很漂亮,告訴我他們在曾經在檳榔攤工作或者是跳花車我都會相信。只是這樣是"服務"???R U kidding me?……真的是過度打擾了。)

我的淚腺從來沒有這麼乾涸過。

因為場子非常冷靜,再加上我一直沒有接受舅舅離開的事實。所以我很認真的在看來致禮的那些人!

光是看人鞠躬,我就看得津津有味。

  • 有手足無措的人。( 像是我這種沒有什麼人生歷練的,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真的與年紀無關,也有一些看起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的人。)
  • 有很老練的人。

那些很老練的人,基本上過半都是政府單位的,像是助理、議員、市長、縣長,另外看起來很熟禮法的就是一些年紀較大的長者,以及黑道人士了。

其中老練的鞠躬又分幾個流派:

  1. 日本式。姑且不論角度什麼的,日本式的鞠躬都會在定點頓一下才回來。
  2. 軍人式。手背自然鼓起、手掌緊貼大腿外側,非常有力的深鞠躬。
  3. 宗教式。一走進門就雙手合十,舉起香就跟我們只是"拿著"香,有完全不同的拿法。指法不同,舉香的位置也不同,通常會高過頭頂。
  4. 社會人士。這派的人看起來就是很常參加各種大場合,除了自帶氣場之外,也很明白旁人的目光就是注視在自己身上,非常有舞台感。從頭到尾都有一套屬於他自己摸索出來的節奏,流暢又自然,態度誠懇真切,禮數全部到位。

沒有好壞,但是我又被上了一課。人生的深度又拓展了一些些,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