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的美人魚/Mermaid in the mountain

東部老外跟我天差地別。

我是在人口密度高的大城市內,待在高檔小餐廳內工作,面對眾多世故幹練的飯局,如魚得水的人。

他是在人口密度低的大縣市中,身在初級教育機構之中,一肩擔負起最小的大責任,伸縮自如的人。

我有過敏跟潔癖;他生活豪放不羈。

我每天都要喝手搖飲料跟吃零食;他喝茶就睡不好,重視正餐比零食多。

他每天都要喝啤酒和吃水果;我滴酒不沾,並且從不覺得水果是必要的生活食品。


上次見面,主要讓我見識到他的室內生活、工作日的日常。早起上班,中午稍作休憩,下午用盡精力去抓捕那些消逝的注意力。晚上回歸到自己生活時,簡單又享受。

好吃的食物大口塞,在海邊散步活動筋骨,晚上回家喝點酒、讀書寫東西唱歌。

所以第二次又見面的時候,東部老外一直在思索,如何展現他[戶外生活]的那面讓我理解。

「你是城市女孩!」東部老外語氣無奈的這麼說。在他眼中的我,怕髒、怕蟲,很多事情都不敢嘗試。

我也很無奈,對城市人來說,我一點都不"都會"!┐(´д`)┌

不擅長化妝、不太會打扮、沒有遊走花叢的手腕、也沒有五光十色的夜生活。隨便一個人看就知道我不跑趴,更別提我那單調到幾近黑白的生活形態。

我的怕髒跟常人不同,我是能戴著薄塑膠手套就去撈嘔吐物做清潔的人;我的怕蟲也與民眾不同,我是能從碗裡撈出果蠅屍體放旁邊繼續把麵吃完的人。

但我的確是吃完東西,就會馬上擦桌子的人;也是看到蟲子飛過來,就會跑掉大叫的人。

不會游泳,但我租了板子就會跳下去學衝浪。(つ✧ω✧)つ

方向白癡,所以每次出門對我來說都是冒險。(ノ゚0゚)ノ~

每逢休假就下雨,當作是老天爺給我的恩賜。ಡ ͜ ʖ ಡ


「我跟我朋友們,都會做蠢事。」東部老外啤酒喝得多了,開始表露心聲:「那些事情……也是我的一部分,我覺得你會被我嚇死。因為我們太不同了!」

『只要你不是傷害生命、傷害他人,並且知道怎麼保護自己,沒有什麼事情嚇得到我。』我在混沌的塵世中打滾,在觥籌交錯的環境中成長。看透了卑劣、看盡了手段……我不會自豪說自己見多識廣,但除了純粹的邪惡與無瑕的善良,鮮少有人事物能真的撼動我。

「不!我很聰明,我知道要怎麼聰明的去冒險,我懂得如何保護我的安全。」

那為什麼說是蠢事???

重點是你享受,就算危險也包含在內,都是完美體驗的一部分。

『只要你不逼我做……』我盯著他飄忽的眼神,突然明白了他也想要我加入他的行列,能夠有一起分享快樂的夥伴,對他來說很重要!

於是我改口,好好地向他傳達我的理念:『你必須先告訴我事情的程序、訓練直至我可以獨立完成、才能帶著我去做這些事。』

做危險的事情,不管是刻意或者無意,其實我明白這些事情每天都發生在我身邊。

我的本性極其慎重,沒錯!

但是拒絕冒險或者玩樂,絕對不是我的本意。我需要理解,並且做好準備,讓我面對一切的困境,都迎刃而解。

人生在世重要的是面對問題的態度,以及成為有能力處理問題的人,不是嗎?

面對事件發生的時候,我最氣的,不是為什麼這件事情會發生,我會氣我自己沒有解決的能力!

我就是一個一直犯錯,又很努力學習的人。


萬分掙扎後的他,隔天還是帶我去戶外。只是比較折衷,就是騎車晃晃走走,不是特別去走步道爬山健行或者是跳海抓魚。

喜愛搭乘機車勝過汽車的我,整段旅程都覺得十分舒適。(。・ω・。)ノ♡

看著青山綠水、藍天白雲,眼睛真的會喝醉,舒服得不省人事的那種。

兜風路上,很幸運的看到小馬群出來放風。

真的騎累了,就下車在路邊坐一下。


幾經思索之後,熟悉當地情況的東部老外,決定帶我去溯溪,踩踩水也好。

到了目的地之後,東部老外拿出預備好的溯溪鞋要我穿上。然後他背著我那沉重(認識我的所有朋友都知道,我的背包幾乎在所有場合都很重!那是我外出的安全感之一)的後背包,領著我往他的秘密基地而去。

走到一半,東部老外才發現他自己忘記穿他的溯溪鞋。!┐(´ー`)┌

這個笨蛋!!!🙄

到了地點,東部老外很認真問我裡面有沒有多穿?

東部這麼熱……我再怎麼防曬也不是會往內多穿的人。更何況,衣服不是我的重點,重點是我不會游泳啊孩子!(˘・_・˘)

沒有太多猶豫,東部老外脫到剩內褲(他沒有裸泳我就覺得他很克制了!)就往水潭裡跳。

空幽的山間溪谷間,就這麼硬生生多了一條美人魚。還是很壯的那種!


美人魚在水底翻找石頭、抓抓螃蟹,我在淺水窪沉醉的看水波流動、逗逗蝌蚪。

(「`・ω・)「

我其實不知道他是怎麼看我沒有下水去玩的這件事,但我知道我自己滿享受那個環境的。

身邊朋友有各種類型,有休假就無法在家的,也有我這種出門就走丟的(所以超宅,沒有非出門不可)。

著迷地拍攝水流的時候,壯碩的美人魚潛水告一段落上岸,略帶失望的告訴我,今天溪流裡面沒有很多好的石頭。

「沒有玉。」他失望的表示。

『你撿到的石頭已經很漂亮了!不需要刻意去找甚麼,重點是你覺得好不好玩?』看著他沮喪的臉,我很真誠的告訴他。

只是不知道我的破爛語言能力,能不能傳達出我十分之一的感覺就是了。

本來還在想要怎麼安慰他,後來眼角餘光瞄到這條美人魚臉上溢出邪惡的微笑。

(。•̀ᴗ-)✧「想要安慰我的話,你可以做別的事。」

靠!把我的同情心還來!

┻┻︵ヽ(`Д´)ノ︵┻┻


山裡溯溪後,東部老外開始思索要帶我去哪走走看看。

一路上風景宜人,藍天白雲、青山綠水。我知道他絞盡腦汁,但是我根本不在乎地點,也不在乎那個地點是否有趣。

旅遊這件事,向來是旅伴比景點重要。放鬆的態度比填滿的行程重要!

東部真的是美呆了!(♡ω♡ ) ~♪


拐個彎,預計去海邊看海的我們,上了一座山。

因為在東部老外的印象中,跨越這座山之後,也能到達他要帶我去看的景點。

這就開始了長~長~長途遠征。(山路比他預計的還要長,騎車的他簡直要累壞了!)

到了山頂一個過彎處,即可從低谷處看見遠方的海平線。

停下來稍作休憩,拍了幾張照片,再給了一個吻,男人又提起精神繼續騎車下山了。♡(˃͈ દ ˂͈ ༶ )

(這時候突然覺得男人的快樂好像滿容易達成的?)


費了一番功夫,兩個人在機車上坐到快要理智線斷掉,才抵達平地。

抵達平地後,過了山洞馬上就到目的地了!

停止讓車輛通行的古道,還是能供人散步。

放眼望去,山海盡收眼底。

山間美人魚化為山邊野猴子,脫掉鞋子不肯穿上,赤腳感受大地與陽光的溫度。

已經放棄把他當成文質彬彬的人看待,顯然他把我的標準降得很低。

只要他舒服開心就好,其他社會價值跟框架下的事情,都沒有那麼重要。

走一小段路,東部老外扭了扭身體,跟我說他不舒服。

『受傷了嗎?』跳進水潭跟潛水翻石頭、赤腳走路,他的皮膚又不是鐵做的,哪有不刮傷的道理。

踮著腳跳了跳:「剛才玩水,內褲濕濕的很不舒服。」

ಠᴥಠ……

早知道就叫他裸泳!

在那個熱得幾乎烤乾人的東部下午,我心胸寬大的提出建議:『你把內褲脫下來放路邊樹上曬一下,散步回來再穿。』

人生至此,我才理解我能開放到什麼程度。哈哈哈哈!某方面我根本把他當成兩歲小孩在對待,各種看開、各種無所謂。

「好吧!」東部老外突然走到路的另一邊,還命令我要轉過身:「你不可以偷看!」

誰要看啊???

你才要求我看吧!乁( ⁰͡ Ĺ̯ ⁰͡ ) ㄏ

我自己看看路邊的小花,自己拍得很高興。

舒坦後的東部老外,神情放鬆地帶我繼續瀏覽該處景點。看著我走走拍拍,突然挑剔起我的服裝:「如果你穿裙子就好了~」

海邊風大比較能“吹”起來嗎?

(●’3)♡(ε`●)

花了一點點時間跟精力好好的安慰他的失望之後,東部老外整個人精神活絡了起來!

(〃゚3゚〃)

男人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


回程發生了一件糗事。

狀態極佳的東部老外散步回去的時候,還記得自己有在路邊曬內褲:「哇!乾了!好快喔~」

然後他不穿回內褲,把內褲披在頭上哼著歌,把手空出來牽著我。

結果走沒幾步路,遠方迎來另外兩個來散步的人。

前一秒還咬著口香糖的我,趕緊把口罩拉好。

東部老外見狀,也動作很快去把自己口罩戴好。在拉口罩的同時,我們兩人同時意識到,他手上抓著他自己的內褲。

!!!

我笑到整個人歪掉。

(≧▽≦)

他卻趁這個時候,把他的內褲塞進我後背包跟我的背部之間的縫隙中,拉著笑到發軟的我繼續走。

再不穿內褲啊笨蛋!ᕙ[・۝・]ᕗ


旅途歸程不再走崎嶇的山路,而是沿著海岸線迎著海風騎車。一波又一波的浪花拍打上岸,劇烈的泡沫發散開來,又將一切席捲而去。

這份舒適迷人的海岸線美景將我團團包圍,讓我不禁舒適地靠在前方騎士背上。

「要不要先騎回家?」東部老外以為我睡著了。

『不用,去買東西吃!』我餓了。

還沒反應過來,我的手就被拉到前面圍著肥肚肚,他堅定的指示:「抱好!」

『可是這樣你會熱……。』台灣超熱超熱超熱啊!肉貼肉才不是善待,是虐待!哈哈哈哈!(突然回憶起幫姐姐帶小小孩的那段時光,小孩貼在身上睡覺,兩個人都熱爆!)

頓了一下理解過來,東部老外依舊堅定:「不用管我熱不熱。」

⁄(⁄ ⁄•⁄-⁄•⁄ ⁄)⁄


愉悅地進入小鎮市區,雙方各自買了自己想吃的食物、我的手搖飲料、他的甜點,才回去家裡窩著吃飯。

「你怎麼可以喝這麼多茶,還睡得那麼好?」看著我一次買三杯手搖茶飲,他不是抱怨我花太多錢買手搖飲料,而是驚嘆我的優質睡眠。

(對!多少~多~少~台灣人,不管什麼年紀性別,都會叫我不要喝這麼多飲料。問題是我水也喝超多的!不要這麼多既定偏見跟批判,不是很好相處嗎?)

我心裡嘟噥:"我也很訝異你這樣上山下海,晚上啤酒兩三瓶還是睡不好啊~"但沒說出口,只是開心的表示那家店一次買三杯會有折扣喔!

受不住我誘惑的他,喝了一口嘗試味道:「你怎麼會知道他好喝?而且還折扣?」

因為我是行家,懂買懂挑啊~不然我現在怎麼會坐在你家,出借我的大腿給你躺,然後吹你的冷氣睡你的床玩你的貓?

(。•̀ᴗ-)✧


後記:

因為東部老外前一晚喝醉,纏著我講話不放我去睡覺。熬到超過三點的我,睏得都快倒了,一沾床馬上沉睡。

隔天我就寫了幾段話給他,讓中文不好的他看得頭痛不已。

嘻嘻!不是很想學中文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