鱈魚香絲好好嚼

最近新來一個同事,也是主管級。(是的整家店就我是食物鏈底層,全部的人都能踩著我飛揚)🙋‍

她就是個妹子!瘦高會打扮的妹子。

妹子本身就很受到注目(她自己也不低調),最厲害的是,她的所作所為,真的很欠人嚼舌根!跟鱈魚香絲一樣欠嚼(?),後面就決定以"香絲"作為代稱。


香絲人很好相處,初來乍到就積極地與眾同事打成一片。又因為是打扮過的妹子,廚房內單身的廚師各個蠢蠢欲動,已婚的也找各種藉口搭話,聊個幾句。

那麼,香絲哪裡欠嚼呢?

首先,身為一個餐飲人,最基本的事情就是保持手部清潔。

雖然我看起來衣衫不整(?)、頭髮沒抓又素顏,但我平均一周剪指甲兩次。手上也沒帶任何裝飾品,最多最多就帶一隻手錶。(嚴格來說連手錶都不行,但是我是外場人員,不是廚師。時間對我們外場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資訊,總不能一直叫我們拿手機出來看時間吧~能看嗎?)

她給我做美甲!!!

我真的覺得很不ok….🤢


某次工作時我在拆紙箱,香絲急忙跑去拿剪刀。我滿臉問號的看著她,一邊示範一邊暴力拆箱:「就撕起來就好了啊~幹嘛拿剪刀?」

香絲委屈的說:「因為我有做光療…」

(눈_눈) OS:你去給我卸掉剪掉!!!


整家店工作的人都穿制服並且都是褲裝,只有香絲是窄裙

我本來以為公司只有配給她窄裙。那天聽到布袋(不知道布袋的請參照)在質疑,才知道原來制服室有準備香絲的長褲,但是香絲說她的長褲尺寸不合(人家太高太瘦了~),所以只能穿合身的窄裙。╮(╯_╰)╭

所以粗重東西都我們搬,餐具櫃的食器歸位都我們跪著在歸……原來如此!

我還以為階級到那個程度,就不用彎這麼低做事呢~


香絲來不到三天就請了一個生理假,嚼~


店內人力吃緊,就算香絲排進班表,人手也不充裕。

我公司又走老雞法(誰不是?)(咦?),按照規定的休假天數,每天放休兩人。

所有班別裡,開早可以說是人力最精簡的!一個小時兩個人要開完整個外場所需要的東西,內容包含消毒並擺設50席客座,酒水飲料吧檯備料…我的能力低劣,每逢開早,都是邊跑邊做,滿身大汗!

據說某天我休假的時候,香絲臨時請病假,放另一個開早的同事一個人上班。

(ノಠ益ಠ)ノ彡┻━┻

套句我做過王品集團的朋友說的話:『請病假?你就算出車禍腳斷掉你也要給我來公司!我可以讓你站著不動擦餐具沒有關係,你就是不能給我不到!』

內場廚師有一個過年前發燒,燒到整個人反應慢3拍。他也沒早退啊!!!

真實案例:

「你可以出3桌的兩個沙拉給我嗎?」『蛤?』「我要兩個沙拉!」『喔~沙拉~好!』抬頭『哪一桌的?』「3桌。」『你剛剛說要幾個?』

重點是……根據可靠來源透漏,香絲請病假的那天,她的社交軟體上面PO了一張她新髮型的照片。

( ゚Д゚)b

牛逼!

她是覺得她朋友圈裏面沒有同公司的人嗎?

其他同事用生命在上班,她甚至連靈魂都看不到病況!(你知道把3個人當4個人在用,是一件多殘忍的事嗎?)

神采飛揚!

Good for you!


香絲在過年期間(咦?不就這幾天),晚餐的餐期前,早退

原因是因為有家人遠從南部上來找他。

然後隔天是她表定的休假日。◔_◔ …

哇~好…tricky lucky 喔~~~


香絲自稱南部人,可是行為舉止都是台北妹子。(咦?我剛剛一句話罵了很多人嗎?)🤣

從她身上可以看得出她不受金錢的困擾。(唉~我已經很委婉地沒有說她滿身名牌了)

某次她試圖跟我拉近距離,問我老家在哪。一問之下她老家在我北邊的隔壁縣(一個我滿熟悉的地名),然後她想尋找認同感的跟我說回南部好麻煩,她一年沒有回去幾次。

你是想告訴我你是含淚的北漂青年嗎?

「不麻煩啊!我每個月都會回家一次。」真心不騙,要不要我拿購票紀錄給你看?

香絲下巴差點沒掉下來:「你都回去幾天?」

「兩天或三天啊!」48小時跟72小時都很好用啊~沒有半點困擾。

香絲支支吾吾地接話:「可是這樣才回去就要趕回來了…」

(눈_눈) OS:不喜歡回家就直說啊~就算給你十天假你也只會出國玩吧!別把你自己跟我放在一起提,降低我的檔次!(甩手甩掉)


香絲在店裡的層級算是第三大的。

因為店裡本身存在很多問題,她一來就發現了一些(人家可不是平白無故就空降來當主管的),所以香絲很積極地想要解決問題證明績效。

在店務不熟悉的狀況之下,香絲用不以為意的態度,默默地越級了幾次,試圖處理事情。


每逢過年就是離職潮,我這家店也不例外。

某個我找到退路的日子,我才想等餐期結束的空檔,好好找我的直屬主管談我想離職的事情。香絲就從其他人那邊得知我找到新工作了,非常積極的找我約談。

我真是滿臉問號。

你不是我的直屬主管啊~你才到職約莫一個月……

你還在試用期吧?(・ε・`*) …

然後香絲試圖跟我談條件,要說服我留下。

(她提的條件我沒有一個信的,因為你不是握有籌碼的人啊~孩子!)

過兩分鐘,我就被香絲叫去跟第一大的大主管約談。(∥ ̄■ ̄∥)

※簡單說明,我的直屬主管=外場台籍主管,整家店層級第二大。 

整家店層級第一大=日籍主廚。

你這是越級上報啊~~~孩子!


被日籍大主管約談之後沒有下文,因為他也是在空口說白話,加上雙方語言根本不通。

約談結束後,我的直屬台籍主管來問我怎麼了?怎麼莫名其妙被約談?

「喔~我找到新工作了。」我如實回答。

直屬台籍主管不爽:「你怎麼沒有先找我商量?」

我委屈~~~不是我要越級啊!!!༼ ༎ຶ ෴ ༎ຶ༽ 我也很討厭越級上報的行為!根本就是囪康啊啊啊啊~

我沒有要囪康你!我有想要找時間找你好好談的啊~~~

在你進店面之前,我就被抓走去約談了啊~~~(lll-ω-)


又說~(繼續嚼舌根)

其實我是一個沒有什麼道德觀的人。就工作來講,行行出狀元對我來說,偷拐搶騙能做到業界尖端也是下過很多苦工的。我向來欣賞各方面都下過苦工的人!

但是我內心傳統的那一塊,倫理觀念還是很重。

就像是我很討厭越級上報。

也很討厭做外場端盤子,休假日還得陪客人出去吃飯喝酒這件事。(這是在經營人脈?營業額?公關?)

以及跟已婚的大主管不避嫌地做出一些容易讓人誤會的事……

???

香絲是不是覺得高級餐廳會認識比較多"高級"的人,進入比較"高級"的交友圈?

我只覺得她走錯行了。她在另外的行業的發展肯定能更加驚人!不需要浪費時間在餐廳工作,我說真的。


以上言論不屬本台立場,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然後隔天同一個主題竟然可以延伸出憤怒的續集,請參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